2009年6月11日 星期四

逢甲資工系籃 OB 賽

這是一篇流水帳碎碎唸文,完全是以不經大腦思考是否可以寫出來的文.

今年的 OB 賽真的是一波三折,場地感覺一直被學校耍著完,乖乖地照著規則玩,卻眼睜睜地看著不知從哪殺出的程咬金把場地給借走. 明明就是一個月才能借前的場地,但體育館就是能發出一個半月後的場地租借公告,明明就是詭異到不行的狀況,還是只能得到千篇一律的官方答案,只能說那場地應該是某人做時光機提早去借的吧!

投票時間公投了三次,隨著次數的增加,被裝笑的感覺大概是O(n^2),而回應的熱情大概是O(log n). 不管怎樣,在學弟的努力之下,我們總算借到6/6的場地,而我也馬上公告這個好消息!

不過場地好借應該是有它的原因在的,小猴子學弟馬上告知那天是端午補假,而隔週就是逢甲畢業典禮,再來就是期末考了. 我完全無視此補假,根據我的演算法告訴我,最後的結果應該不是硬打就是不用打了. 直到最後兩週前,大家才陸陸續續發現6/6其實並不帶有六六大順的意思.

版上瀰漫著一股不出聲要不就是要上班不能打的詭譎氣息,其實我個人比較喜歡不能打就直說,因為這本來就不是能強迫的東西,反正大家都認識那麼久了,我想應該沒有什麼心不心結的問題了,能夠參與就已經是一種緣份了.

以前還在學校的時候,雖然我不是什麼流氓還是丐幫幫主,但遇到這種打擊球隊士氣的狀況時,不知哪來的勇氣還蠻敢直接幹醮的(上研究所神經崩壞時還幹醮過八哥學弟一次). 隨著年齡增長不知道是冷血了還是冷靜了,說好聽是不強求做人圓滑,說難聽就是冷眼旁觀心不在此,辦活動情緒沒放那麼多了,但我還是比較喜歡那種罵是為了對方好為了球隊好的感覺.

扯遠了,反正在跟杉本請示過的狀況下,統計出來能參加的 OB (包含穿短褲的曉君經理)為18人. 再次強調主動告知不能來,比不聲不響不好意思說話來的有情有義的多.

當天到了球場,看到許久不見的 OB 們,心中的澎湃就不是能用我這爛文筆來形容了.

說真的辦事不發牢騷為的也只是讓大家一年有兩次可以出來聚聚的正當理由. 說很多次了,就算跟屆數差很多的球員不熟,就當做是自己同屆的同學會也不是很棒. 不過我真的有這種想法,是在紅褲學弟離開了我們之後 - 世事無常所以我更不能因為奇蒙子肚爛而隨便放棄這些緣份.

離開學校很久了,雖說出發前又 review 了一次所有學弟的照片名字,但到了現場還是只會認臉而已,這點真的就是要跟學弟們說聲抱歉了!

賽程採正方型四角對戰,一隊比三場. 每一場學長大概都會派我上個1.5~2節左右,不知道是不是最近的減肥計劃的關係,體重是沒減到但體力倒是比上一次 OB 好很多,不會跑個兩趟就在後場開雞排店了. 不過還是殘念,三場下來一分未得,我的身高體重速度才全場的威脅性實在是小的可憐,不過我該做該跑該擋的都還是多少有做到,不用為我哭泣~

可憐的 WF 因為加班無法到場,所以我就更可憐的,至截稿前尚無看到我打球的照片. 這不得不又要幹醮了,現在人手一台相機,網路又一堆免費圖床,但賽後的照片數量跟那個還只有台北林克的時代差不多,不知道大家是不愛拍照,還是只是喜歡拍了存在自己的硬碟. 說真的,時間一去不復返,世事又無常,能有幾張自己以前打球的照片,以後能給自己的小孩看,這不是人生一大樂事嗎?

再次宣導: 多拍! 多分享!

賽後又很後臉皮的要幫大家拍合照,其實以前在人少的時候,這算是輕鬆又一定會做的例行公事. 不過自從人越來越多後,畢業越來越久之後,反而這股氣就有點散掉了. 不知,不喜歡那種打完球了喔? 沒事了喔? 那我先走的感覺! 大家聚在這個球場,不應該只是追求自己在場上的數據表現的,不是嗎?

附帶一提,我身上穿的是 OB 送給新郎的球衣, Size 是我做夢都沒想過的 2XL ,剛拿到的時候我想說這件我應該只有掛在牆上或放在身上的份吧! 上一次 OB 我有試套,根本是小孩子套爸爸衣服,小亮哥穿 Hip Pop 衣服的搞笑風格. 沒想到我這次穿,竟然剛剛好…剛剛好…剛剛好… (震驚)

晚上還是例行的 OB 餐,不過一堆 OB 不能來,除了失望之外也沒什麼力氣多道德勸說什麼,因為團體本來就是很微妙的東西,扣除掉每個人真的不能來的理由外,大家想要追求的東西也不盡相同,也還是只能說能來就是緣份,若扯到有沒有心對我們這種團康性質的活動就太沉重了,反正我一切隨緣就好…

場地是阿文海產店,場地很大相對的別的客人也不少,在酒醉的情況下還要擔心遇上不開心的事,實在是很吃力,有請 188 跟 Wade 多幫忙注意有沒有比較封閉的場地,那就不用擔心其他有的沒有的事情.

不知道是不是我們上面的學長太團結,反而覺得之後的 OB 就不太好跳出來管事, WF 說要學會放手,所以我這次沒等到所有的學弟走才走. 想想也的確如此,之後每一屆的隊長若都擔起自己的責任,那麼 OB 賽才會走得更長遠更久吧,這樣的風氣也比較健康. 不過我個人是認為,歷任隊長先從能把自己那屆找齊的這步做起,若連聯絡方式都沒有那實在過不去對吧. :D

很慘的事,在呂大師誘惑我 WF 的情況下,本人正在處理換系統無鏡可用的狀況. 50 在海產店還真的是退無可退的狀態,真的不知道我出發前是用什麼腦袋去決定這件事的. 還好有博偉學長的隨身機,要不然錯過這一群瘋子的爆笑場面那就實在不是用可惜能夠形容的.

 

上圖是我喝完迷濛的眼神,而 WF 正在對面買雞排,上班以後的 OB 餐好像沒有一次是吃飽的,原來住逢甲跟住旅館真的是對食慾有差. 那天我其實還蠻想逛逢甲夜市的,但不知道為什麼就一下子回校友會館吃鹹酥雞看電視了.

最後,這是我大二時只有65公斤的樣子,我常常引用這張照片,以前沒有也沒錢買數位相機,拍照也通常是風景笆樂照. 一捲底片36張照片,當時應該很少球隊會狂亂按打球的照片吧. 還有上面的半袖,好像移交給我弟了,我現在穿完全是一個撐爆它的狀態.

最後的最後,這篇文也許無心中會讓人看了覺得不爽(這我不知道),不過我沒有對誰誰誰不爽的意思,這只是一篇單純的心情感想文. 呼應前文,把想法說出來總是比什麼都不跟大家說,來的健康不是嗎! 更何況我對於這個家族只有滿滿的感謝而已. :-)

果然用以前寫 BBS 心情文的無腦寫法,寫出來的字比較多. XD

6 則回應:

hardaway 提到...

唉呀~~~
你提到饒哥了
有難過到

[ 小黑宅 ] 提到...

要連他的份一起好好加油

Lilit 提到...

這篇的心酸血淚 應該是只有打過N屆系隊 然後上班以後又不捨全部放掉的人才看得懂 ....


(拍)


人生..

匿名 提到...

小黑加油!!加油!加油!

WF

小名 提到...

下次必到 就算韌帶打了會斷掉也一定到 推黑哥的用心

[ 小黑宅 ] 提到...

To 呂大師
這篇我怎麼感覺大家看完都很心酸?
我以為我寫的很喇賽...

To WF
我油一直都有加滿

To 小名
斷掉不用
說必到然後沒到這種最痛心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